杭州网
Eng|繁体||
您所在的位置:
杭州网 > 杭州新闻中心 > 微观杭州
 
 
阵雨隔牛背,“双抢”时让农人既爱又恨的雨
2019-08-07 12:12:05杭州网

诗人说,“云来山更佳,云去山如画”,那是多少富有诗情画意啊!双抢季农民哪有心思关心天上云彩的美丽,只是关心哪一片云彩会下雨。每天既盼着大太阳,又害怕天太热,有时还以一种矛盾心态,盼望着下一场大雨降降温。

前几日天气特别热,马路上都能烤鸡蛋饼了,露天停车场的汽车根本无法钻进去,只能先打开四扇车门散散热气,把车子空调温度开得最低、风速最大,都一下子难以降温,不由得想起三十多年前的双抢割稻种田的场景,想想现在的日子赛过神仙。

割稻、打稻、晒稻谷、晒稻草,希望每天都是大晴天,一车车露水浸润的稻谷运到生产队的晒谷场上,靠着大太阳及时晒去水份,稻羽蜷缩了,与稻谷容易分离,捋谷粑一遍又一遍地翻晒着水泥地上的谷子,晒谷人头戴着草帽,头颈里围着一块擦汗的毛巾,满身的汗水滴在水泥地上,立马不见了踪影,抬头看着不见一片云彩的蔚蓝的天空,口中在不停地唠叨着,“捏杀特!捏杀特!十那姆啊!介捏的天气嘎!”(钱塘泗乡方言。意思:热死了!他妈的!这么热的天气!)但心中还是充满着喜悦。

午后,西边的天空中升起了一片乌云,正在向我们奔来,晒谷人就开始嘀咕,这片乌云会不会下雨?如果下雨,大概会在什么时候下?凭平时的经验在及时研判着来不来得及把稻谷集中后搬到屋内。生产队长也会根据经验及时派人增援晒谷场上,防止谷子被淋湿,这跟打仗一模一样,指挥员要及时分析敌情,派出增援部队,天上的云层变化就是双抢时农民心中的敌情。

已经分到家里的七分干的稻谷,还要继续晒太阳才能机米,各家各户的晒谷的篾垫(泗乡话叫枪垫)都搬到了道地上。孩子们拿着捋谷粑翻晒着稻谷,天上乌云翻滚,有人就会大喊:“落阵雨了!落阵雨了!”我们就会立马冲到道地上,把篾垫折几下,让稻谷集中在一起,然后用畚箕搬到脚箩和麻袋里。有时候天有不测风云,阵雨来得实在太快,根本无法及时把稻谷搬到屋内,只能把篾垫折起来,暂时盖住稻谷,阵雨时间短,影响不大,如果时间一长,半折的篾垫下的稻谷也会被雨水淋湿的,这时就会用泗乡话骂几句老天,“咯个家马逼畜生,白蜡杂!”(钱塘泗乡方言。意思:妈拉个巴子,白干了!) 等到阵雨过去后,再摊开篾垫,重新晒过。 

几十年前,每家每户都要交公粮、卖余粮。粮站里的验货员,拿一根尖尖的带槽的铁搓子,直接插进麻袋中取一些样品,拿一粒谷子在嘴巴中用牙齿“咯嘣”一咬,判断稻谷的干燥程度。交公粮的人都是小心翼翼地把稻谷尽量晒得干一些,生怕拒收。

对山里人来说,稻草不算什么东西。因为没有山,对于袁浦人来说,稻草是个宝。一来全家一年的烧饭几乎全靠稻草,二来猪栏里的肥料也靠稻草,三来军队的马草也需要及时上交,还有我们自己还要搓黄草绳,也需要白白净净的稻草。晒稻草的任务基本落实在孩子们的头上,大路小路两边都被各家各户占领了,一脚脚稻草散立在道路边,每隔半天就要去翻晒一下。每天傍晚,就要把稻草收拢堆成简易草垛,第二天重新晒。与晒谷一样道理,遇到突然的阵雨,来不及收拢稻草,也是一天“白蜡杂(泗乡方言,白干的意思)”。

孩子们会用心伺候稻草,军队马匹吃的稻草要非常干燥白净,不能有丝毫马虎;冬天里垫在席子底下的稻草也要干干净净、蓬蓬松松;搓黄草绳用的稻草也需要一次性晒干,不能霉变,否则,黄草绳卖不出好价钱。

等到稻草和稻谷基本晒干,只是种田时,我们还是希望老天下下雨的,一场大雨能够降降温解解暑气,晚上能够睡个安稳觉。双抢要紧张地赶时间,必须抢在立秋前把晚稻秧苗种下。立秋前后也恰恰是下阵雨多的日子。种田时,一场雨会使我们很开心,但有时也会出问题。刚刚大汗淋漓,遇到一场大雨,来不及躲避,人的毛孔都还张开着,很容易伤风感冒。大人们教我们说,一旦大雨来临,来不及躲避,就直接下到河里,河水的温度比较高,反而不会着凉。家中老人还会告诫我们说:“某人某人得了黄胖病,就是因为淋了阵雨”。

1982年夏天的一个傍晚,生产队里分稻谷,我赤膊去把谷袋子背回来,途中淋了雨,有稍许感冒。第二天要赶到灵隐寺边的西湖中学去参加高考体检,一查,体检医生说肺部有阴影,体检通不过。后来,连打三天四十万的青霉素才把炎症控制住,复查勉强过关,虚惊了一场。

割稻晒谷盼望大晴天,种田时,我们不怕下雨。人们说“阵雨隔牛背”,有时真的会“东边日出西边雨”,这里是大太阳,不远处就是阵雨,给大太阳里的人带来些许阴凉。天上有云地上才有雨,迷信思想说有没有雨都由雨神菩萨说了算。傍晚时分下一场雨降降温,晚上可以睡一个好觉。

三四十年前,雨具主要是蓑衣,赤膊穿蓑衣,身上那个“”,实在不好过。人们调侃说是“晴天落白雨,黄狗背蓑衣”,那是对我们农民最大的污蔑。阵雨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刚刚还在动雷化闪,不一会儿就艳阳高照。有时还会有一道彩虹架在空中,美丽极了。

2014年夏天,接连40多天没有下雨,龙坞山上的茶叶许多旱死了。作为基层干部的我们内心天天在祈祷“白龙”能否现身,降一场及时雨,救救茶农。每天早上看到头顶的蓝天都有点害怕,只要看到一丝云彩,就盼望着能降下雨来。8月26日傍晚,终于下了一场畅汗淋漓的雷阵雨,那雨点下到光明池里,如煮沸的开水,那雨声听听都舒服。可惜雨神菩萨迟到了一些日子,但毕竟还是来了。  

我现在去拍落日和朝霞,每天会看看天象,预判一下早晨的天气,看看明天有否彩霞可拍,一个本家小辈乡长“大不敬”地在微信上笑话我说,“前生世阿太!怼八公司,食记得空,没有事体做。”想想也有一定道理,几十年前的我们,也是每天在看天气,看看明天是否会是大太阳,会否下阵雨。现在的我就是为了发几张美景照在朋友圈里晒晒,每天在研究天气预报,可能确实是“食记得空”的缘故。

明天,8月8日就是立秋时节了,前两天下午接连下大雨,气温着实降了许多。现在的杭州近郊几乎已经无田可种,远郊地区哪怕有稻要割、有田要种,也是收割机和插秧机了。农业新技术推广,直接在大田里抛撒谷子,不需要秧苗移植。双季稻改成了单季稻,最高温的三伏天也就不需要双抢劳动,天上的那片云是否会下雨也就不那么关心了。只有我们这些摄影爱好者在关心晚霞和朝霞是否美丽。

作者:袁长渭,1964年5月出生于浙江杭州,中学高级教师,担任多年中学校长,曾经担任西湖区教育局副局长、蒋村街道办事处主任、转塘街道党工委书记和西湖区发改局局长,现任西湖区灵隐街道人大工委主任。爱好写作和摄影,《浮山良户头》、《18路车》、《湖埠里——铜鉴湖畔好地方》、《母亲的杭州篮》等文章杭州日报整版发表,《脚踏车》和《露天电影》等五篇文章被杭州市政协收入《杭州记忆》,摄影作品《钱塘晚霞》和《茶镇新景》获摄影大赛大奖,个人的公众号为《钱塘往事》。

▼延伸阅读▼

品铜鉴湖畔的诗与菜,慨苏公之愿将得偿今日

祭灶神,流传在杭州民间的清廉故事

来源:微信号:钱塘往事    作者:图/文:袁长渭    编辑:郭卫    责任编辑:方志华
『相关阅读』
     图库
鸟瞰神奇班公...
亚洲文化嘉年...
如此春光 那...
维也纳国家歌...
杭网直击丨第...
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。
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
女性电梯遇色狼到底咋破?且听民警的高招
致敬?感恩——走近高温下的“烈火英雄”
高速交警夏子航用心帮货车驾驶员挽回50万
本科补贴1万、硕士3万、博士5万!杭州人
一人70元两人80元,不来也要缴费!杭州
良渚地铁口人行道上被电瓶车围得“水泄不通
当烟火气遇上书香气 杭州菜场开了一家“
乐山大佛暂停接待游客 千佛岩景区万象亭被
婚宴违规礼簿造假 费尽心机仍被免职
大连破获特大传销案 遣散传销人员万余人

欧盟主题灯光点亮柏...

世界园林巡礼——法...

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...

俞飞鸿深情诠释《在...
欧洲女足世界杯预选赛